自从1987年首个抗艾新药AZT上市以来,药物的研发及使用经历了以核苷类药物为骨干的单药或两药治疗,十年之后,以非核苷类及蛋白酶抑制剂为代表的核心药物相继上市,进入“鸡尾酒疗法”的三药时代,并一直沿用至今。近年来,接受2DR治疗的HIV感染者比例大幅增加,DTG+3TC为最常用2DR方案。

  研究背景:

  德国一项回顾性队列分析,旨在评估2016年(n=2247)和2020年(n=4137)接受两药治疗策略的比例和治疗成功率。研究期间,在德国北莱茵河队列中,每年从16-19个中心收集经治患者病历,并在第一季度记录关于治疗和病毒学反应的数据。病毒载量<50c/ml定义为治疗成功。

1.jpg

  2016年-2020年接受2DR方案治疗受试者比例变化情况

  2DR:两药方案;DTG:多替拉韦;3TC:拉米夫定;RPV:利匹韦林;DRV/c:达芦那韦/考比司他;DRV/r:达芦那韦/利托那韦;RAL:拉替拉韦

  结果显示:

  2016年-2019年接受2DR治疗的受试者比例较为稳定,2020年接受2DR治疗的受试者比例显著增加至14.2%(n=558),2020年最常用的2DR方案为DTG+3TC(62%)。

  不同2DR方案的使用情况存在较大差异,PI+INSTI、NRTI+PI方案的使用比例呈下降趋势,而INSTI+NRTI或INSTI+NNRTI方案呈上升趋势。

  48周CD4/CD8比值恢复的影响:

  研究背景:

  一项目标试验,旨在评估两种不同ART方案对CD4/CD8比值恢复正常的影响。研究招募了西班牙HIV研究网络(CoRIS)队列中的所有受试者,受试者接受DTG+3TC或基于DTG或BIC的3DR进行初始治疗。通过拟合广义估计方程 (GEE) 模型进行聚类数据分析,并使用三个临界值(cutoffs,0.5,1.0和1.5),分别评估第48周CD4/CD8比值恢复正常的概率。三个模型(cutoffs,0.5,1.0和1.5)分别匹配了 485、805 和 924 名受试者,中位年龄37岁,男性比例较高(88%),基线中位CD4/CD8比值约为0.30。

2.jpg

  结果显示:

  第48周,45%的受试者CD4/CD8比值>0.5,15%的受试者CD4/CD8比值>1.0,6%的受试者CD4/CD8比值>1.5;

  2DR与3DR两种治疗策略之间达到CD4/CD8比值>0.5(OR 1.00, 95% CI:0.67 - 1.50)、CD4/CD8比值>1.0(OR 1.03, 95% CI:0.68 - 1.58)、CD4/CD8比值>1.5(OR 0.86, 95% CI:0.48 - 1.54)的概率相似。

  快速抑制精液和直肠液中的HIV-1 RNA复制

  研究背景:

  一项开放标签、多中心、随机先导试验,旨在评估DTG+3TC对精液和直肠HIV-1 RNA复制的影响。纳入24例初治患者,HIV-1 RNA<500,000拷贝/mL,CD4计数>200/μL,其中16例患者接受DTG+3TC、8例患者接受BIC/FTC/TAF。在基线、第3天、第7天、第14天、第28天、第12周和24周检测血清、精液、直肠液HIV-1 RNA载量。

3.jpg

  *DTG+3TC与BIC/FTC/TAF比较;DTG:多替拉韦;3TC:拉米夫定;BIC:比卡格韦;FTC:恩曲他滨;TAF:替诺福韦艾拉酚胺

  结果显示:

  DTG+3TC和BIC/FTC/TAF组间HIV-1 RNA的下降以及各研究时间点血浆、精液、直肠液中HIV-1 RNA<20拷贝/mL的患者比例无显著差异;

  在12周和24周,大部分受试者均实现精液、直肠液、血浆HIV-1 RNA<20拷贝/mL。

  总结

  1、近年来,接受2DR治疗的HIV感染者比例大幅增加,DTG+3TC为最常用2DR方案。

  2、2DR与基于INSTI的3DR启动后48周内,对CD4/CD8比值恢复的影响相似。

  3、DTG+3TC和BIC/FTC/TAF均可快速抑制精液和直肠中HIV-1复制,从基线到24周,两治疗组间未观察到显著差异。

  参考文献

  1. F. Wiesmann, et al, et al. Presented at IAS 2021. Abstract PEB181.

  2. Javier Martínez-Sanz, et al. Presented at CROI 2022 Abstract eBook. Abstract 482

  3. Arkaitz Imaz, et al. Presented at CROI 2022 Abstract eBook. Abstract 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