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给写作寻找素材,我经常会在公安内部网络上看一些真实案例或警情信息,前几天,我看到沿海某地派出所处理了一起殉情事件,一男子失恋,跳河自杀。

  要说“殉情”投江,自古有之,也算不得稀奇,此事非同寻常之处在于,这男子的伴侣也是男人。男子跳河前在岸上留了封遗书,讲述了与男友相识、相知、相恋的经过,他一度憧憬着两人美好的未来,不曾想,这次春节,男友家人给他安排了一场相亲,并赶在疫情暴发前让双方见了面。疫情期间,在双方父母的“威逼利诱”之下,他们通过文字、语音和视频聊天加深了了解,疫情得到控制后,又频频外出约会,三月底,竟直接领证登记结婚了。男子听闻这一消息,一时接受不了,试图挽回男友,男友却做得十分绝,最后将他拉进了黑名单不再理会,心灰意冷之下,他就跳河了。有群众看到男子跳河,立即报了警,遗憾的是,等警察赶到,男子已经溺水身亡。之前我在写一些案子时,也侧面提到过同性之爱,我认为,它与异性之爱一样,都是由体内的荷尔蒙决定的,自己几乎无法操控,所以,虽然我本人在情感上难以接受,但也保持一份理解。只要是出于心底最真挚的情感,无论对象是谁,都应当受到尊重。并且,同性之间,也不乏那种轰轰烈烈的、愿为对方舍弃所有的爱情,比如,最广为人知的Z姓巨星与其伴侣的故事;再比如,上面我讲这个案例中的男子,认真说起来,也很痴情。当然,受传统观念影响,同性恋在我们国内多年来一直处于无法见光的状态,所以,有人最终向世俗妥协,将秘密藏于心底,假装成一个“正常”人,过着正常人的两性生活;有人誓不屈服,远离故土,远离家人朋友,与伴侣在自己的领地过着恩爱日子。却也有人,既不愿向现实妥协,又不想被旁人诟病,于是想出了所谓“两全其美”的办法:找名异性结婚,暗中与同性伴侣保持关系。这种俗称“骗婚”的行为,就比较无耻了!

  之所以叫“骗”,是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动机不纯、抱着利用妻子的心态,自两人确定关系那一刻起,名义上的妻子就成了事实上的第三者,这比婚后出轨性质更为恶劣。去年有个医生曝光了他和一个身患艾滋的男病人的对话内容,这个病人是同性恋,艾滋病毒就是与伴侣发生关系时感染的,由于家里催得紧,他想找个女人给他生孩子、养孩子,向医生询问孩子会不会一生下来就携带病毒的事。消息一出,立马登上热搜,引发了上万条评论。评论内容绝大多数是骂这个男子的,却也有人帮他说话,说他是身不由己,要怪只能怪社会对同性恋包容度太低。除了这两种以旁观者心态发言的外,还有第三种声音——亲身经历者自述。当中,一名30岁女子就讲述了她被丈夫骗婚感染艾滋病几度想要自杀最后为了儿子而振作起来并努力活下去的心路历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又去查了这事,大概情况是这样的:女子杨丹(化名)硕士毕业后,忙于事业,耽误了终身大事,后在长辈的介绍下,认识了大她两岁的男博士陈峰,无论是从年龄、学历、工作还是双方家庭来看,他们都是很般配的一对。杨丹对陈峰很满意,交往时比较主动,陈峰表现得不太热烈,却也不冷淡,杨丹以为这是他性格内向所致。半年后,杨丹如愿嫁给了陈峰。婚后不久,陈峰就提出要孩子。杨丹天真地以为陈峰是个有责任心的男子,并期盼着孩子出生后会促进他们夫妻感情的增长。过了两个月,杨丹成功怀孕,得知这一消息,陈峰高兴得跳了起来。杨丹也很开心,殊不知,她的苦日子就此拉开了序幕。从确认怀孕那天起,陈峰母亲就住进了小两口的新房,负责照顾杨丹,每天变着法子给杨丹做好吃的补身子。杨丹非常感动,甚至觉得这个婆婆比亲妈对自己还好,可反过来,陈峰对杨丹的态度却一落千丈,甚至以孕妇需要休息为由,强行与杨丹分房睡。杨丹为此和陈峰吵过几次,每次都是陈峰妈来劝架。可长时间下去也不是办法,终于,杨丹发现了陈峰吃的抗艾滋药物,一场家庭大战爆发后,她得知了噩耗:杨峰是同性恋,且患有艾滋病,与她结婚的目的就是给陈家留个后,那日他听到杨丹怀孕表现得高兴,是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向父母交差了,也不用再忍着“不适”强行和杨丹亲近了。为了劝杨丹忍下这口气,陈峰妈不惜给她跪下……

HIV2.jpg

  杨丹马上去查血,不幸发现自己HIV阳性,她最初的想法是把孩子打掉,可那时孩子已经六个多月了,她又想带着孩子自杀,刀片都挨在手腕上了,还是没狠心划下去。最后,她想通了,父母尚在,她不能这么不孝,让白发人送黑发人,她要把孩子生下来,往后余生,孩子就是她的希望。至于陈峰,留后是想都不用想了,杨丹果断地向法院起诉,请求认定婚姻无效,同时附带侵权(健康权)损害赔偿。杨丹说,之所以这样,也是想把事情闹大,不给陈峰继续坑骗下一个女孩的机会。在这件事上,我和众多网友一样,绝对支持杨丹,并对陈峰这种人嗤之以鼻、唾之以沫。对同性恋来说,环境压力和传宗接代需求都是客观存在的,可以有很多解决方式,比如试管婴儿、比如代孕产子。甚至于,你和对方直截了当地讲明自身情况,在得到对方同意的前提下“形婚”生子也不是不可能。为什么偏偏要用最卑劣下贱的“骗”?这种欺骗,充满对一个女子感情、生理上的种种蒙蔽,是对个体生命的极不尊重和不负责任。心塞的是,我在检索杨丹个人经历时,发现这并不是个例,除了艾滋,梅毒、肝炎、遗传性精神病、癫痫……都是一部分人婚前刻意向伴侣隐瞒的疾病种类。而这些情况,通常发生在因相亲或是网上认识并建立两性关系的伴侣之中。对过去的不了解,给了骗子机会。这种时候,婚前检查的优势就体现了出来。虽然国家早已取消强制婚检,但我觉得,那些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恋人,彼此几斤几两都心中有数,一方执意婚检确有些影响感情,但当你和对象是相亲认识或是从网友发展到谈婚论嫁地步时,出于对自己负责的态度,还是有必要劝说对方去检查一番的,并一定要亲眼看到对方的报告。当然,在提出建议时,要委婉一些。有的人脾气差点,恋爱时频频惹你生气,但那或许只是暂时的、表面的,等两人磨合期过了,自然就契合了。有的人脾气很“好”,恋爱时百般迁就你,但那或许也是暂时的、表面的,指不定他身上就背负着个定时炸弹,时间一到,就毁了你一辈子。